浅微

浅微[qiǎn wēi]-浅浅和微微

微微和妈妈说,我是小宝宝
我问,那谁是大宝宝,回答:妈妈
我问,那爸爸呢?回答:也是大宝宝
问,姐姐呢?也是大宝宝。

上课中

微微被留级了。
因为年纪太小,无法升级中班
继续上芽芽班

微微新的学期开始了,分班换老师了~

微微和同学

学习中的微微。

微微上学

微微现在上学表现良好

早上去时,可以和老师打招呼

“早上好”

下午妈妈接放学时

“再见”


最主要的是

到学校时,不再哭了。

微微前天晚上从床上跌落下去了

脸被擦伤了一片

从视频里看,和冻伤一大片一样

她说不痛了

在床上跑来跑去的活动,自己也终止了

微微的豹纹秋衣

微微妈妈给微微改了一件豹纹的秋衣,妈妈也有一件。

微微初穿时,说是妈妈的衣服,不穿;

过一段日子后,看到妈妈穿的,说:这是她的衣服。

微微和大姨的2件事

微微对大姨说,我不喜欢麦片,我喜欢奶茶。

微微妈妈加班没有回来时,微微和大姨睡,微微讲大姨讲了故事:讲了大灰狼,大灰狼爱吃小朋友,大姨拿棍子赶走了。

微微会金鸡独立

微微会金鸡独立,晚上电话时,站在床上要表演~

努力攀爬的微微

这一段不知道那里有


一个修改,造成了日期的混乱,不知这个最初写出来的日期了。

微微是个小话佬

微微现在是个小话佬

和妈妈一起出去时

看到街上的人,问

老奶奶怎么怎么了

老爷爷怎么怎么了

叔叔怎么怎么了

阿姨怎么怎么了

微微18号理发

微微在18号,剪了个标准的西瓜头,前后左右和前面的流海都一样齐。

现在微微都能自己想着说了,能通过语言,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表达出来了。

真的长大了!

就是说得还是奶声奶气的

需要翻译

并且可能一次译不好

微微的语言

微微现在可以用语言来流畅交流了

就是她的吐字不清晰

奶声奶气

妈妈在边上翻译,有时都译不出来

还有她现在被姐奶称为:复读机

学身边人说话

跟着顺

电话来了,微微拿起电话,说:爸爸,爸爸。电话接通后却又不喊了。
通话过程中电话黑屏了,微微说:爸爸不上班了。

微微喝完奶后,妈妈拿走了瓶,微微说:不用谢。微微,现在对谢谢,不用谢,还是用不好老是用反。

微微现在几乎可以正常的语言交流了
一天,她向着她姐姐喊:美女
再有一次,她妈妈的早上手机闹铃响了,微微找到手机,贴在耳边:喂

微微说:班,钱,买买(指着嘴)
7月20日
解释:微微说,妈妈上班去挣钱,有钱了,买好吃的东西给微微吃。

微微会说的与吃相关的四个字。
“奶”,这个经常说,并且明白。她饿的时候,就会给妈妈说:“奶”,要求她妈妈给她弄奶粉喝。
“烫”,这个字与她喝奶粉相关,所以现在也能正确的表达了。
“香”,“辣”,这些字,只会说,但是还无法与实际联系。

微微妈妈讲

上班的时候,微微给跑过去,

把上班的鞋子拿给妈妈

下班回来后,

坐在沙发上,

微微也会把鞋子拿过来,把换下的鞋子

再拿回鞋柜处

同样是昨晚上

妈妈问,手机在哪儿

微微说,在这儿

她手里拿着手机

昨晚上电话时,微微说“痒”

很好奇

原来是她脚上被蚊虫叮了个红包

中午微微在电话里说:“脚,脚”

原来是她的脚上穿的袜子。

感觉不舒服了,要求脱下来。

妈妈让姐姐给她脱下。


昨晚微微又从床上摔下来了
这次比前一天的更利害
上次是坐在床边
背靠床侧边
朝后一仰,造成摔下床

这次是在床上奔跑
到了床边也不减速
微微走路都是小跑的
早些时候有走路刹不车而撞到墙的记录
这次是一头摔了下来
哭得好伤心
电话里听得好揪心

昨天微微从床上摔了下来
头朝下
脚上划了2个口子
姐姐在地面跳舞
微微在床上跳
结果就这样

微微喜欢在床上跑来跑去

哭得很利害
晚上打电话回去时,就睡了

微微会说拒绝的“不”了
给什么东西
或要求时,例如和爸爸通电话
就:不不不

微微喊爸爸和哥哥,很清晰了
现在也会撒娇了
会喊妈妈抱抱了

微微在游乐场玩的时候
摔跤了都不啃声
自己起来再玩

晚上回家
坐在妈妈的腿上
看下午玩时的录像
看到自己摔倒的镜头
嘴角就开始撇了
觉得委屈
感觉很痛

1 2 3 ————
©浅微 | Powered by LOFTER